癌症(墨西哥)

他的症状在两年前的家庭度假期间开始出现。当时十三岁的 Manuel Sanchez Paniagua 疲惫不堪,并出现胃痛症状。他的父母以为他肯定是在旅途期间患了胃病,于是在返回墨西哥城家中之后带 Manuel 去看医生。不幸的是,他患的不仅仅是胃病。

 

医生告诉 Manuel 一家,称他的肝脏患有罕见的癌症肿瘤,名为肝胚细胞瘤。当他们对肿瘤进行活检以明确诊断时,他们意外地造成了严重的内出血,导致 Manuel 在 ICU 治疗了一周时间。

二次诊断

Manuel 从活检意外事故中恢复以后,开始接受肿瘤化疗。一个月以后肿瘤未按预期缩小,Manuel 的父母决定获取二次诊断,但问题是要去哪里?

“在墨西哥,您询问周围的人有关全世界最好的医院的消息,您可以从兄弟的表亲的朋友的伯母那里打听到消息,“Manuel 的父亲 Hector Sanchez Castillo 笑道,在“兄弟的表亲的朋友的伯母”的建议下,Hector 致电丹娜法伯/波士顿儿童癌症和血液疾病中心并咨询了 Carlos Rodriguez-Galindo 博士。“他告诉我们这种肿瘤不是我们最初认为的那样——情况更为严重。有一些是恶性肿瘤,而且有恶性程度很高的肿瘤。而孩子患的就是其中一种恶性程度很高的肿瘤。”

Rodriguez-Galindo 向 Hector 和他的妻子 Alejandra Paniagua 解释说他们的儿子患有肝细胞癌,化疗对这种侵袭性肝癌作用不大。更糟糕的是,癌症已转移至 Manuel 的下腔静脉 (IVC)——将机体血液输送至心脏的大静脉。Manuel 需要立即进行手术。“我们基本上已经浪费了一个半月的时间,”Manuel 的妈妈说道,“感谢上帝我们获得了二次诊断,这样我们就不会再浪费更多时间。”

非常复杂的手术

在获得二次诊断的一周内,Sanchez 一家收拾好行李,离开家乡墨西哥城并前往波士顿。在由波士顿儿童医院外科医生 Heung Bae Kim 博士主刀的长达 13 小时的手术中,Manuel 的肿瘤被成功切除,Rodriguez-Galindo 表示“这是医院进行过的最复杂的手术之一。”

手术室里的 30 多名临床医生来自丹娜法伯/波士顿儿童医院和波士顿儿童医院心脏中心。“心脏科团队负责开腔手术,而其他团队则在手术台上切除肝脏肿瘤。”Manuel 的妈妈说道。

Rodriguez-Galindo 在 Manuel 的整个治疗过程中随时将最新消息告知 Sanchez 一家。“Rodriguez-Galindo 博士是一位非常出色的医生,”Hector 说道,“而且非常善解人意,”Alejandra 补充道,“这一点在我们需要同情的时候显得尤为重要。只有我们在场时,他会跟我们说西班牙语,而当其他不会说西班牙语的医生在场时,他就说英语。作为家长,您总是希望了解有关孩子病情的一切信息,因此医院的口译人员真的起到很大帮助。”

 

紧接着又做了两次手术,以及三次化疗。2013 年 2 月,Manuel 的病情得到缓解。他们一家开始回归在墨西哥的正常生活——不用再住酒店,不用再完成医院的治疗任务,也不用再吃龙虾卷。“波士顿已成为我们第二个家,”Hector 说道,“我们已经成为红袜队和熊队的球迷,也喜欢吃蛤蜊浓汤和龙虾。在墨西哥时,我们怀念贝类。在波士顿时,我们怀念玉米饼。”

从缓解到转移再到缓解

自从上一年九月病情发作之后的一年中都没有肿瘤复发的迹象。相反,孩子去上学,结交朋友,还去阿拉斯加进行长途旅行,并计划去加拉巴哥群岛。“现在他胃口更大,并且精力更加旺盛。他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好,”Alejandra 说道。

2014 年 9 月,就是在 Manuel 病情缓解的一年七个月之后,他又一次病情发作并飞回波士顿,而这一次的诊断结果是任何父母都无法接受的:Manuel 的癌细胞已转移至大脑。在接受更多手术和更多化疗之后,Manuel 的病情再次得到缓解,这一次全家人希望一切顺利。

在接下来四年时间里,Manuel 将定期返回丹娜法伯/波士顿儿童医院进行扫描以检查是否有肿瘤。每一次,全家人都会一起去——Manuel、Hector、Alejandra 和 17 岁的姐姐 Ximena。

“我们必须在一起,”Alejandra 说道,“这是家庭问题,不是个人问题。如果问题解决了,对大家都好。如果问题没有解决,对大家都不好。Hector 补充道:“在墨西哥有这么一个说法:a todos coludos o a todos rabones,意思是我们要齐心协力。我们必须患难与共。

——Jenny Fernandez

Powered By One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