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

阿拉巴马州的家庭医生 Jason Ayres 默然不语,看着自己手中握着的养子 Patrick 的心脏。这实际上是他儿子的心脏的复制品——这个一模一样的复制品是在这个 3 岁的男孩接受挽救生命的心脏直视手术之前采用 3-D 打印技术而得到的。

Patrick 是 Boston Children's Hospital 的 3-D 打印技术的首批受益者之一,这项技术去年帮助打开了小儿心脏外科手术的新局面。Patrick 出生时就携带有很多心脏问题;除了右心室双出口和完全性房室管缺陷之外,他的心脏位置还位于胸口向后侧。

“我们早就知道,他需要接受复杂的手术才能活下去”,Jason 说。

Patrick 心脏的精细模型是在 Boston Children's 通过模拟程序创造出来的,这使得 Boston Children's 心脏中心的外科医生、医学博士 Sitaram Emani 能够近距离地亲自查看看他的复杂心脏解剖。

在心脏中心指导复杂双心室修复方案的 Emani 说,这可以在 30 分钟至一小时时间内在手术室的任何地方进行,从而梳理出患者的心脏解剖。这些都是孩子处于体外循环和麻醉状态的额外时间——也是 3-D 模型可以节省的宝贵时间。

“我们不仅可以消除手术室的这个规划时间,”Emani说,“而且我们认为,手术技术和成果也将由于提前规划而得到改善。”

热心的捐赠和试验

Emani 和他的心脏外科科室的同事们希望能在正式的临床试验中证明这一点。该试验将首先开始于对 20 位被诊断为双出口右心室 (DORV) 患者的初期研究,在这种复杂疾病中,心脏的两大动脉——肺动脉和主动脉——都从右心室流出。这会导致缺氧血液进入心脏,与流出心脏的富氧血液混合,其结果是,输送到身体中的血液缺乏足够的氧气。

由于 DORV 患者的心脏解剖错综复杂且充满变数,从而使得这种疾病非常适合采用 3-D 打印来进行建模。

由 National Philoptochos Society 协会波士顿分会通过非盈利组织 Matthew’s Hearts of Hope 提供的捐赠在启动试验中发挥了关键的作用。Matthew’s Hearts 是由 Marie Hatcher 为了向他 7 岁的儿子 Matthew 致敬而创办的,Matthew 患有复杂的先天性心脏病并在 2014 年获得过 Boston Children's 的第二意见。Matthew 曾因他的复杂心脏问题——其中包括 DORV、右心脏发育不全综合征、完全性肺静脉回流和右位心——而接受了四次心脏直视手术。

Matthew 没有打印自己的解剖 3-D 心脏,但 Marie 听说了 Boston Children's 的这项工作。“我们非常强烈地感觉到,3-D 心脏正在改变游戏规则,我们可以使用少量资金产生巨大的影响,”Hatcher 说。最终的目标是让保险公司愿意在 3-D 打印方面提供赔偿,她说,“但要做到这一点的唯一方法就是通过研究结果来加以证明。一切要由结果来说话”。

Patrick 的故事

Patrick 是 Ayres 家庭的八个孩子之一:4 个孩子是亲生的,4 个孩子是收养的。他的父母知道,他在从中国来到家里之前就有先天性心脏病。

填写领养手续时,你可以表明你会同意应对哪些疾病”,Jason 解释说“那是我第一次收养孩子,我没有检查先天性心脏病,因为我认为患有 CHD 的人能够正常生活的可能性基本为零。但是,现在我知道并不是这样。

在当地求医之后,这个家庭就清楚地知道,Patrick 需要极其复杂的治疗,于是他们决定前往波士顿。Jason 从朋友那里听说了心脏病专家 Gerald Marx 博士并直接打电话给他。很快,Ayres 在波士顿与 Marx 见面,并讨论了由 Emani 为 Patrick 开展手术的计划。

当他 [Emani] 问我们是否想要拥有 Patrick 的心脏 3-D 打印模型时,我们的答案非常明显”,Jason 非常老练地说,“它不会带来伤害,而且是非常不一样的珍藏。” Patrick 在手术室的时间总计为 13 小时,而其中的 7 小时花费在分流术方面。3-D 打印心脏让他的外科医生能够充分利用那部分时间并充满信心地进行手术。“技术帮助给这些孩子带来了更大的希望以及更佳的生活质量,” Jason 说。“妻子和我都坚信,支持这一切努力能够让手术变得更容易并减少这些孩子的手术时间。”

做完成功的手术之后,Patrick 现在能够与他的七个兄弟姐妹一起到处跑动,就像在他的身上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而对于这个 3-D 心脏,“他们让我们保留下来!”Jason 说,“我现在把它放在我的办公室内,每当人们问起 Patrick 的情况时,我都会让他们看看这个心脏。”

这也带来了打印心脏的一个额外好处:更好的患者教育。“我们可以对每种可能的心脏疾病进行建模,以便向家庭准确地展示孩子的情况”,Emani 说,“这就是要让复杂的东西变得简单起来。” 最重要的是,当这些孩子长大成人并开始询问有关他们的心脏疾病的问题时,他们都可以将答案拿在自己的手中——并惊叹他们曾经经历了什么。

-Erin Horan

Powered By One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