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脏麻醉

幕后英雄:波士顿儿童医院的小儿心脏麻醉科

 

他们是幕后英雄,让患儿在心脏直视手术、导管插入术和电生理手术期间安然无恙。他们在超声心动图、MRI、CT 扫描和导管实验室恢复室的小手术中充当助手。他们为在波士顿儿童医院接受任何手术的心脏病患儿提供咨询意见。他们是专职医生和小儿心脏麻醉护士。

波士顿儿童医院心脏中心拥有全球最大的小儿心脏麻醉专科。每天,15 位麻醉师和 5 位持证注册护理麻醉师 (CRNA) 轮流工作于四间手术室、三间导管实验室、一间电生理学 (EP) 实验室和一台心脏 MRI 扫描仪。“我们的心脏内科诊所还有经过专门培训的护理师,”心脏麻醉科主任 James DiNardo 博士说道,“他们完成 90% 的患儿接收。如果没有他们的帮助,我们的团队根本无法应付数量如此庞大的患儿群体。” 

DiNardo 称他被这一领域固有的挑战性而深深吸引。“谈到小儿麻醉,您不可能有统一标准的方法,”他解释道,“您必须更有创意、更灵活并更深入地了解患儿和家长的需求。每一天都是全新的历练。”

心脏麻醉科临床主任兼小儿心脏麻醉研修计划主任 Kristen Odegard 博士也有同样的看法。她喜欢工作的多变性和有机会迎接每一天的新挑战。“对比成年心脏患者群体,我们接诊的患儿病情更重、更脆弱。”Odegard 说道。她最初接诊成年患者,但更喜欢在儿科工作,因为她觉得自己“不像一位技术人员,而更像团队中的一名医生。”作为研修计划的主任,她还监督长达一年的培训课程,并轮流教授早晨讲座课程(早上 6:30 开课!),此外还要完成其他接诊工作。

科室成员也在临床工作之余参与研究。目前的项目正在研究婴幼儿心脏直视手术的麻醉剂对长期神经发育的影响、麻醉剂的免疫调节作用以及抗凝血监测。

Kristen OdegardOdegard 表示在心脏中心工作的 17 年期间,她亲眼见证科室日益发展壮大并诊治了越来越多的患儿。

“我们接诊更多病例和诊治时间更长的病例,”她解释道,“我们有更多的国际转诊患儿,国际医务人员也相应增加。”Odegard 是挪威籍,她可以一口气说出至少七个国籍的同事:加拿大、哥伦比亚、德国、南非、挪威、英国和日本。

虽然他们拥有不同背景,整个团队非常团结。Odegard 表示:“我们齐心协力,互帮互助。随着团队日益壮大,沟通显得至关重要,并且我们一直重视这一点。”

作为团队成员在外科医生、心脏科医师、护士、管理人员和患儿家属之间做好本职工作是心脏麻醉师的很大一部分职责。

 “我们必须协调日常工作和家庭情况,有时候患儿可能紧张不安或拒绝合作。我们必须灵活处理并快速适应临时发生的独特情况,”DiNardo 说道,

“我们的工作充满紧张感,但绝不无聊。”Odegard 微笑地补充道。

与许多成年患者不同的是,儿童患者通常需要重返医院进行重复手术或介入手术。“家长可能会从第一次手术中记住您,他们很高兴再次见到您,因为他们记得您如何帮助他们的孩子,”Odegard 说道,“看到患有严重心肌症的患儿成功完成移植并康复成为开心、健康的小孩,这种感觉非常美妙。”

Powered By OneLink